欢迎您~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市场资讯 » 产品&市场 » 饮料 » 正文

这个世界的“两个瑞幸”

  •   来源:酷玩实验室  发布日期:2020-09-12     
  • 距离42号瑞幸咖啡自爆财务造假,已经过去151天了。

    这是2020到现在最轰动的财经事件,甚至一度上升到了“民族之耻”的地步。有人预言,瑞幸咖啡不但把自己挖坑埋了,还给中概股赴美上市的路埋了一个大雷。

    不过在151天之后,大家似乎已经渐渐忘记了这件事。这大概就是信息爆炸的时代吧。

    昨天晚上加班赶稿的时候,我突然发现快爷端着一杯瑞幸在喝。我的第一反应是:

    瑞幸竟然还活着?

    是的,这也许是一个让人惊讶的事实:

    一百多天过去了,瑞幸竟然还活着。

    而且让人更意外的是,我发现,瑞幸似乎过得还挺好。

    我调查了一下网上的报道,最近这段时间里,瑞幸甚至还出了50多款新品,营业额回到了爆雷前水平,明年即将实现整体盈利。

    前几天,烘焙行业又集体爆出了德赢首页安全问题。满记甜品、85°C等网红蛋糕店,把产品有效期随便乱贴,今天可以生产后天的产品。我在新闻评论区里看到了一条有趣的回复——

     “你们做得还不如瑞幸。”

    所以,真的有人在怀念……哦不,一直在喝瑞幸?

    1

    4个月前,我曾写了一篇关于瑞幸是不是“民族之耻”的文章,没想到阅读量竟然突破了一百万。

    当时有很多读者来给我留言,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一些在瑞幸工作过、或者有朋友在瑞幸工作的同学的留言。

       

    这样一条夸瑞幸的留言,竟然点赞有2000多,是我没想到的。

    我突然想,也许我可以找一个瑞幸店员去聊一聊,看看瑞幸的真实运营情况,是不是像网上说得那样,在疫情期间逆势增长?

    为了求证,我跑到附近望京的几个瑞幸实体店里待了半天。

    也许你从来没注意过瑞幸的咖啡师都在干嘛,但是在每天忙忙碌碌两点一线的上班族生活中,如果你也像我一样坐下来观察一杯咖啡的时间,会发现生活还是有些小惊喜的。

    比如,瑞幸的员工一直在忙,好像停不下来。即便是下午三四点的闲时,几乎没有订单,他们也在走走停停、擦擦洗洗。在我的观察的4个小时里,总共换了8次抹布,2次消毒水,洗了6次手,然后不断地给用过的容器洗涤、浸泡、消毒……

    我看着他们干活,发现我的工作还是挺好的。因为他们看起来比我累很多……

    倒是做饮品这件事,感觉比较简单,加冰块糖浆,按几个按钮,每杯两分钟不到,不瞒你说,我感觉我已经会了。

    他们的大把时间,都是花在了擦擦洗洗上。

    趁着一个小姐姐来给我旁边擦桌子的时候,我发挥我的撩妹功力,开始跟她搭讪。

    我问,我看你们几乎没什么休息时间,在瑞幸工作累吗?

    她说,累。最累的是——洗手。

    瑞幸对于洗手的要求十分变态,整点到了要洗手,进出吧台要洗手,接触了德赢首页以外的东西都要洗手:用手扶了一下眼镜、挠了一下头发、理了一下口罩……对不起,咱们洗手吧。

    长期训练下来,他们练就了一招手背扶眼镜、胳膊肘理头发的绝活。

    像这样——

    像这样——

     他们水池边有一小个定时器,每次洗手必须涂好洗手液,里外冲洗20秒以上。

    我问她,不到20秒怎么办?

    她冲着斜上方45度努努嘴:看那儿,有监控呢。

    瑞幸的门店都是开放式的,一台摄像头无死角地盯住吧台的每一寸。坐在监视器前面的是北京总部品控部的人,他们每天的工作就是对着摄像头挑刺。

    他们不止抓没洗手的员工,还抓各种鸡毛蒜皮的事情:大到过期产品处理,小到仪容仪表,他们都管。

    当天没卖完的产品,其他连锁店可能会允许员工带回家;但是瑞幸员工必须在摄像机注视下处理掉,要么扔垃圾桶,要么吃完,能吃多少看个人本事。

    我在小姐姐店里坐了4个小时,直到下午闲时,才把天聊开。

    她告诉我,瑞幸对门店的定期检查里,有13项“红线”,沾到一样就基本GG,绩效泡汤。

    13项红线有的内容很基础,比如不能打骂顾客,不能把化学品(消毒水等)和德赢首页混放;也有的内容很硬核,比同行规定得更仔细更变态。

    比如最变态的一项红线是:员工身上不能有装饰品。

    这个装饰品包含得非常非常广:耳环耳钉,发箍发圈,手环手表,挂坠项链……基本上除了衣服眼镜啥也没有了。

    这规则有几成真?我顺便走了望京的其他几家门店,感觉还是可信的。他们一个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,身上清清爽爽,像我中学时班里最老实的那个学习委员。

    至于全国四千家瑞幸,是不是每家都这么整齐,我也很好奇。如果你有时间,帮我去离你最近的瑞幸突击检查一波,回来给我留言。

    啥?真的发现有人身上戴着装饰品怎么办?

    友情提示:听说去找他们的领导举报,有大概率你会得到一杯免费咖啡。。。

    2

    从门店回来之后,我发现小姐姐瑞幸还是有点意思。

    在我想象中,瑞幸是一个OFO小黄车一样的资本玩家,用今天融资的钱补到明天,用明天的钱补后天。只要为了资金周转,一切都可以让步,比如产品质量(两三百一辆的廉价单车),比如运营质量(车子往街上一扔完事,报废了没人管)。

    但是现在种种资料汇总下来,瑞幸简直是个怪胎。

    首先,工资,高。

    瑞幸从星巴克、麦当劳挖了成熟的中高层人才,小到餐厅经理,大到CO级别的高管。据传,瑞幸用三倍薪水挖来了星巴克北京市场七分之一的员工。至于底层员工工资,瑞幸均价是30/小时,比麦当劳肯德基高出了快一倍。

    然后,物料,贵。

    瑞幸的门店标配是五六十万左右的机器,包括两台全自动的咖啡机以及净水软水系统、冷柜、操作台。

    原材料每家店都不太一样,应该是两家以上供应商同时供应。以我看到的几家店为例,牛奶是安佳和恒天然的,点心德赢首页来自中粮集团;奶油是雀巢和欧必客的,和星巴克是同款配置;最离谱的是,糖浆供应商里甚至还出现了法布芮的身影(淘宝上一升一百块钱起步……)。

    刚刚提到的品控体系,只是一角。瑞幸内部有一个给员工培训的APP,叫“瑞幸大学”。

    这个APP完整地记录了瑞幸所有产品的制作流程,还包罗了所有岗位的工作内容。即便你是个刚入门的菜鸟,可以了解你店长的工作,了解店长的顶头上司区域运营经理,甚至可以了解远在北京的总部行政岗。

    想要升职,就在瑞幸大学上听课,然后报名考试。只要能力到了,你就可以转去心仪的岗位,不用看傻逼上司脸色,不用求着师父教本事。

    这套运营体系,给底层员工盼头,也给瑞幸提供了源源不断的人才。其他牌子还沉浸在一师一徒的修炼里,瑞幸的咖啡师已经三个月层层选拔升任店长了。

    当我把关于瑞幸的所有拼图拼在一起,我发现,一个是财务造假的资本瑞幸,一个是做平价的咖啡瑞幸。

    这个世界仿佛有两个瑞幸。

    3

    一个财务骗子,可能做出优秀的产品吗?

    瑞幸在财务上爆雷了22亿,但是从我的调查来看,它似乎并没有在工资、物料、品控这些方面放水,来填补亏空。

    其实这样的事情并不少见:

    一家产品做得不错的公司,资本市场表现可能非常坑爹。

    最经典的例子,就是小米手机。全世界都知道小米手机好用,米粉成千上万,但是小米的股票可能是小米最坑爹的东西,上市两年来涨回发行价的日子都屈指可数,号称“年轻人被套牢的第一只股票”。

    一家公司财务造假,但是产品可能很能打。

    去年美国的通用电气被爆财务造假381亿美元(瑞幸的120倍),但是并没有通用旗下的产品销售。

    一家公司产品造假,但是财务也许完全没问题。

    大名鼎鼎的三鹿奶粉,就是生动的例子。

    归根到底,财务和产品,在一个公司里属于不同部门。那些在瑞幸每天勤勤恳恳擦洗消毒的咖啡师们,连犯了事的CEOCOO姓什么都不知道。

    在瑞幸被曝财务造假事件以后,吃瓜群众们最关心的莫过于:

    瑞幸会倒吗?咖啡还会卖那么便宜吗?我的优惠券还能兑现吗?

    我研究了一下这个问题,目前我的理解是这样的。

    瑞幸的咖啡能卖得那么便宜,看起来都是来自于补贴。补贴没了,咖啡似乎就卖不动了。

    但其实,不是这样。

    从商业生产来说,咖啡本来就不应该这么贵。

    咖啡是相当低成本且工业化完备的农作物,收割、加工、烘焙、包装、物流完全工业化机械化自动化。美国老百姓喝咖啡和中国老百姓喝茶一样,一泡就是一大缸子,图个提神。那种小杯小口的上流式品咖,其实只占了咖啡消费量的很少一部分。

    云南热科所接受《证券日报》采访的时候说:

     “一公斤咖啡豆能够做80杯咖啡,一杯咖啡在一线城市的价格动辄达到数十元。而在2019年价格最低的时候,咖啡生豆期货价仅为86美分每磅(折合人民币12.5元每公斤左右),一公斤咖啡生豆甚至换不到一杯咖啡。”

    咖啡豆12.5元每公斤,什么概念?相当于超市里中档大米的价钱。

    央视曾经下场锤过星巴克,一杯售价27元的咖啡,咖啡豆1.6元,牛奶2元,即便加上其他物料也不到5块钱。

    剩下的,都是毛利润。

    对国产咖啡来说,通常只有两条路:一条和雀巢比速溶,一条和星巴克比格调。

    但是这两条吧,都有点尴尬。

    做速溶,你还能比一块钱一条的雀巢更低吗?做小资,你能讲出比星巴克更好的故事吗?

    瑞幸当年横空出世的时候,一度引发了很多讨论,因为它把星巴克们拉到了单价十几块的战场上PK,告诉它们:

     “你们的好日子到头了。”

    在瑞幸之前,锚定较高价格区间的台湾咖啡、韩国咖啡先后发起猛攻,但是星巴克岿然不动,连微信支付都是2016年才慢吞吞接入;但是瑞幸出现后,星巴克急得火烧房梁,接入阿里会员系统、打折、做外卖、加速开店……一年做的事比三年都多。

    假如没有财务造假,我觉得,瑞幸可能是这么多年来,第一个让星巴克感到恐惧的对手。

    瑞幸并不伟大,他只是卖了几杯咖啡而已。但对于很多很多的平民家庭,咖啡这种身份的象征,是要“奋斗十八年”才配和人平起平坐喝的。第一个打破了咖啡阶层的瑞幸,值得在他们心中留下姓名。

    瑞幸财务造假,是不对的。但是你如果问我希不希望有这样一家中国的咖啡店?

    在我当时写瑞幸造假的文章下面,还有这样一条热评:

    注:实际上,美国星巴克价格在34美元左右

    我真的愿意有咖啡企业给一个合理的物价,让商品走入百姓。

    尾声

    如果今天有人再问我,怎么看瑞幸?我还是那句话——

    不是民族之光,也不是民族之耻。

    它不像中航、中核集团是国之重器,谈不上为国争光;它的财务爆雷固然可恶,但说穿了也只是几个高层的问题,不仅代表不了中国企业,连瑞幸其他员工都代表不了。

    最近的日剧《半泽直树2》就讲了这样一个故事,日本最大的航空公司帝国航空身陷财务危机,不得不削减基层员工的福利工资。

    可是主人公却发现,这对基层员工不公平。

    明明在世界航空公司满意度调查上名列前茅,明明安全性、服务水准、航班规划、设备维护都得到了高度评价,明明这家公司的员工都怀着高度自豪感在工作,却遭受到了他人投来的冷眼。

    主人公不得不吼出那句话:“请你别小看帝国航空!”

    还有很多人很多媒体瞧不上瑞幸,但我庆幸,我去实地调查了一遍,看到了第二个瑞幸。

    消费者是最好的调查机构,他们会用脚来投票。好喝,放心,实惠,他们能分得清哪家公司是真的好。

    我觉得,只要瑞幸产品端还能保持初心,让他的消费者满意,那么瑞幸就不会倒。

    这个世界,最难走的,是正道。

    最好走的,也是正道。

    0
    分享到  
     
     

    微博评论
    内容正在加载中,请稍候……